0233_a5380

   陶建国身着一身黑色运动装站在花园旁边,看到陶薇薇,很是惊讶。

   面对曾经的父亲,陶薇薇现在心里只剩下一片冰冷,不想多说一句话,对着陶建国礼貌性的点了点头,算是打了招呼,陶薇薇便向大厅走去。

   陶建国看到女儿用这样的态度对待自己,愣了一下,赶紧追了上去,挡在陶薇薇面前。

   “薇薇,我上次听林姨和妹妹说,我那两个小外孙感染了病毒,住院了是吗?现在出院了吗?应该好了吧,我最近忙着公司的的事,也没去看看我那两个小外孙,不要气爸爸,爸爸有时间一定去看看两个孩子。”

   陶建国以为是自己没有去看两个孩子导致陶薇薇对自己越发冷淡了,赶紧解释了一番。

   这个女儿据说已经成功勾搭上了萧氏企业的大总裁,京都的逸少,以后自己的公司还要靠逸少扶持呢,自己一定要好好安抚这个争气的女儿,若是这个女儿更加争气一些,一跃成为萧家的少奶奶,那自家的SC企业还要全靠这个女儿吹吹逸少的枕头风呢!

   听到陶建国这番话,陶薇薇垂着头,嘴角勾起一抹冷笑,现在来嘘寒问暖,也未免太假了吧,这位父亲大人的脸皮也太厚了一点,现在还能装成一个慈爱的父亲和一个慈祥的外公,只能说陶家一家人都是演戏的高手,佩服,实在佩服。

   “不用了,谢谢。”

   陶薇薇冷冷道了谢,向里面走去。

   “薇薇,不要不高兴啊,我现在就去看看小外孙可好?”

   回答自己的只有陶薇薇冷漠的背影,看到这种状况,陶建国叹了一口气,这女儿,怎么没有几年前好骗了,想着前几年,自己说什么这女儿都相信,最后还成功给自己换来了一大笔救济公司的钱,看来自己要和林文静商量商量了,总不能把关系弄的如此僵吧,SC企业不能失去这个有力的支柱!一定不能!

   陶薇薇走上二楼,径直向最里面的房间走去。

  
纯净洁白泡泡浴美女

   那年妈妈去世后,林文静没过多久就嫁进了陶家,自己公主般的生活也彻底结束了,房间也从阳光最充足的地方搬到了储物室,自己原来的房间自然是给了陶兮兮。

   想起那些陈年旧事,陶薇薇叹了一口气,走到房间门口,握住把手,转动。

   “啊!”

   刚打开门,陶薇薇就差点被一块横木砸到,要不是躲得及时,恐怕自己已经被砸晕了。

   陶薇薇这才发现自己昔日的房间已经成了放置杂货的地方了!

   房间里一片狼藉,废弃的玩具,板凳,桌椅,床榻,运动器材等等堆满了房间,自己的床上,被子上堆满了乱七八糟的杂物,甚至衣柜旁边还放了一个废弃的马桶!此时难闻的气味也慢悠悠散发了出来,陶薇薇快要呕吐出来了!

   看到这一切,陶薇薇心里充满了愤怒,全身气的直发抖!

   林文静这是在恶心自己呢吧!

   这个别墅是外公送给妈妈的,妈妈准备留给自己的,陶建国和林文静霸占了这套别墅也就算了,现在竟然连房间也不给自己留!自己再不济也是这个家的一个的成员,而陶建国,林文静,陶兮兮三个人充其量也就是借住而已,现在倒好,竟然真的上演了一幕鸠占鹊巢的戏码!

   跑到外面深呼一口气,陶薇薇才冷静下来,突然想起来一事。

   若是自己的房间成了废弃的房间,那么自己的房间里的东西应该不会少吧,那个祖母绿的宝石估计也在,没有被搜刮走,这也许是唯一的好处了吧。

   想到这,陶薇薇带上防尘口罩,捂住鼻子,闭上眼冲了进去。

   把里面的东西一一搬到一边,废了九牛二虎之力终于腾出来一条路,陶薇薇走到最里面的写字桌旁,蹲了下去,跪在地上,伸手在桌子下面摸索起来,摸了一会,终于摸到了一个硬硬的东西,陶薇薇心里一喜,果然没有被发现,这个宝石还在!

   当时妈妈骤然去世,连后事都没来得及交代便丢下幼小的自己走了,后来林文静便大张旗鼓的嫁了进来,刚开始还做做样子,对自己软声软语,所有的东西,也是让自己和陶兮兮平分,当时自己小,又刚刚丧母,虽然一时间有些难以接受这个后母,但是林文静面子上做的很是让人挑不出刺来,事事把自己放在心尖上,自己也真心实意叫过林文静几天妈妈。

   可是后来,林文静便突然变了脸,不仅言语上对自己多有讽刺,让自己进小黑屋,扇自己巴掌更是常有的事,那个毒妇还威胁幼小的自己不许告诉父亲陶建国,更不许说出去,否则就会变本加厉,把自己赶出陶家别墅,自己就这样在林文静的欺压下度过了十几年,后来高中能住校了,才摆脱这个毒妇。

   至于这个宝石,其实刚开始自己并没有在意这个宝石,后来见到林文静如此贪婪,把家里的妈妈以前的贵重首饰全部都搜罗走了,自己才想起这块祖母绿宝石。

   这个宝石是外公传下来的,自己一定要好好守护,可是那个时候太小,自己怕被林文静搜出来,所以才想到把宝石塞到桌子下面,还用一个极其普通的火柴盒装起来作为掩护,后来自己遭林文静和陶建国陷害,被逼远走他乡去了美国,就再也没见过这个宝石。

   不过在美国的时候,自己偶然在一个杂志上看到过同样的宝石,当时拍卖的价格已经高到1000万了,现在是5年后了,这个宝石的价格已经飙到了1300万,倘若不是想向萧逸琛求婚,自己可能还想不起来这块宝石。

   陶薇薇把那个硬硬的东西拿了出来,刚想打开,便听到门外一阵阵凌乱的脚步声,而且方向就是自己这边!

   陶薇薇心里一紧,脑子快速转了转,还是把宝石塞到了原来的位置,赶紧站了起来,拍了拍自己膝盖上的尘土,否则被来人看到了,也许就露出端倪了。

   “陶薇薇个贱人,竟然敢进我们陶家的大门!找死呢吧!”

   陶薇薇刚刚站起来,整理好衣服,就看到门被踢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