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豆传媒厕所走光照片

派对在继续。

老美利坚人早上起来就这一出,中午也这一出,晚上还这一出,一天恨不得能开八百个派对,这叫美国地道战。

据说原本大家是来看望我的,按理来说是错峰通行,有序入场,排队观赏睡美人,可架不住我认识的朋友都是大大咧咧的粗人,要来就直接进门——几个要好的朋友我都给了开门的权限,现在他们反过来迫害我了。

情况就是前面探望的人还没走,后面人又来了。

然后人越聚越多,不知道哪个没良心的说我出去一趟,回来的时候抱着一箱酒进门,再然后大家居然很自然地开始干杯。

一开始都是祝美丽的v女士早日康复,大家你说一句我说一句,气氛搞得和追悼会似的沉痛。客人还就那个越来越多,连不怎么熟的邻居都来了。

最后大伙儿也不祝福我了,就开始胡言乱语,随便找个理由就干一杯,紧接着就有偷偷摸摸的小贩子敲门,问大哥药不要?

那当然是药的。

现在我已经醒了,没来得及和所有人寒暄,门外面又进来几个,抱着音响和射灯的。

“嘿!这不是v嘛?你醒了,来来来,一起跳舞吧!”

谢邀了老铁。

ncpd过来敲门。

清纯美女在多多游乐场实拍

“警官好。”

“你们几个,都安静点儿,别惹事儿,知道了吗?”

“警官再见。”

打开音响——著名的《蟑螂舞》

瓦伦蒂诺帮的几个男人们开始跳踢踏舞,他们把我的茶几挪开,那里就腾出一个小舞池了。

地板被他们踩得震天响,地板的尘土都跟着跳动。

好吧,现在我至少明白一件事,至少当我死了,葬礼上也一定是这么热闹。

这会儿米丝蒂过来,送了个礼物。

一枚吊坠。

“造型很别致呀,而且,好眼熟。”我大声喊。

“这是用那颗从你大脑里取出来的子弹做的,你能活下来,是一个奇迹,要感谢那位金发的帅哥朋友,当然,还有老维,他给你处理了伤口。”她也大声回复。

老维也来了派对,“小鬼,感觉好点儿了吗?”

“好得像刚出生的娃娃,我又欠你一条命老维。”

“别谢我,他们把你臭烘烘地抬到诊所的时候,我还以为是要给你收尸,但检查过我才发现,你的伤势并不严重,脑组织安然无恙,我只是把你后脑勺的孔给补上而已,就像修车胎一样。”

“可我的大脑里曾有一枚子弹。”

“没错,这正是最奇怪的地方,或许你可以找别人问问。”

确实,我该去和鹿宗平的长兄打个招呼。

金发美男正老老实实坐在我的电脑椅上,和他母亲并排,看不出来他这么大一个男人,居然会这么温顺。

“瑟拉娜女生,您今天真是光彩照人。哦,约拿斯先生,请问你有时间吗?”

让我好好瞧瞧他。

名叫约拿斯的男人长相非常英俊,而且是自然的英俊。他似乎不是义体人,这实在是很怪的,我没见到他的神经接口,同样的,我也没在瑟拉娜的颅侧找到接口。

现在流行的发式大多是要把数据接口露出来的,否则会给生活带来很大的不便利,这也是一种时尚习惯,假使某人没有露出接口,那么很可能就是没有给自己植入义体。

我还以为自然人都死绝了呢。

或许他们来自某个落后的国家,而且得是在封闭的村落。

看约纳斯的五官样貌,应该是北欧人吧?

哦,北欧型男,我的帅哥!

“什么事,凡人?”

mortal?

他用的是凡人这个词汇,难道说是什么新鲜的北欧俚语吗?

“呃,是这样的,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你是怎么从我……唔,你是怎么取出那颗子弹的?”

“不必妄自揣测神的技艺,穷尽你短暂的一生,也不可能稍稍理解我的伟大。”

当你活在一个现代社会,听到这样一段话,第一反应应该是:这人疯了。

这年头居然有把自己当做神的疯子:你见过神参加凡人宴会的时候缩在角落吗?而且为了让彼此听清楚,他还是很大声地在说这句话。

瑟拉娜转头看了约拿斯一眼,这种眼神,唔,我好像明白了,原来约拿斯有一个控制欲过剩的母亲,他在长期的成长里憋疯了。

“v,原谅我儿子的无理,他还是不适应和人说话。”

值得注意的是,瑟拉娜用的“人类”的那个人,这句话可以近似地翻译成“人不适应和狗说话。”

好,破案了,原来这个北欧帅哥全家都有妄想症。

“凡人,收起你无礼的想法,你既然已经意识到自己活在虚拟世界里,为何不能接受世界上有神的存在?”

“你说什么?”

约拿斯不再言语,只是他的神情透出十足的轻蔑。

“等等,你真的,真的是神?那,瑟拉娜女士,你也是吗?”

瑟拉娜笑容含蓄,稍微摇摇头,“没什么意思。”

我真的,越来越看不懂这个世界了。

“操,这是什么情况?”强尼如是说,他突如其来,以投影的形式出现在我的视线里,强尼,我们的摇滚小子强尼,他这会儿正痛苦地用头锤墙。

“欢迎来到真实世界。”我默念。

“不,这不是他妈的什么真实世界,我知道了,你,还有这些人,一个个都和我一样,大家都在神舆里,这是狗日的三郎耍的把戏,他人在哪?肯定躲起来了,躲在某个电子屏幕后面偷看,看我的表演。好吧,我承认确实很聪明,这一次真的耍到我了,就那么一小会儿。”

强尼虚幻的身形在一阵闪烁里突然出现在我面前,他一把掐住我的喉咙——嘿,你狗日的又来?

可惜他是一个幻影,我打不到他,而他却可以切实地通过影响我的身体向我示威——也就是他用我的手掐住我自己的脖子。

众目睽睽之下——我他妈讨厌派对,总之,那边几个跳舞的看到都吓住了,没人见过这场面,掐着自己的喉咙,憋得龇牙咧嘴的样子。

哦,我想起小时候在社区学校的才艺表演了。

别的小朋友一个个都神通广大,到了v小姐这里,我就会扮演一个呆若木鸡。

鹿宗平从人堆里挤出来。

大家都指望他救我呢。

然后这个鸟人把一只手搭在太阳穴上,眼睛里冒出蓝光——他在拍照。

还没结束,在场的老朋友们眼睛里都冒出蓝光——他们在接收图片。

草,这个世界还有没有个正常人了?

xiazai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