鲍鱼tv网站app

“情况似乎变得复杂了呢。”

同一时间的地下世界另一侧,因为墙壁倒塌而显得有些杂乱的隧道边缘,刚刚爬起身来的良辰美玉皱着眉头从面前的杂乱碎石中走出,耳边随后传来了另一名玩家的声音:“一直以来都没有任何人发现,结果短短的这么一段时间之内就进来了这么多的闯入者……”

“而且身手还都很不错。”

借着对方的话继续说道,甩开手腕的良辰美玉用漠然的目光望着自己脚下还未完消失的尸体:“要不是我最后还‘留了一手’,这一次战斗的胜负还犹未可知呢。”

“可惜这一次游戏里的pvp不掉落什么战利品,不然我们可以拿他的铠甲好好研究一下。”不知从何处徐徐走来的人影逐渐变得清晰,将一张满是笑意的脸庞映现在了漆黑通道的深处:“不过这也只是感兴趣而已,要是让我跟他对上,我还是会分分钟解决他的。”

“不会像你这么大费周章呢。”

他检视了一下地上的尸体,然后施施然地站起了身,那副微笑的面庞也在良辰美玉的面前逐渐变得扭曲,让这名青袍剑士的眼眉皱得更紧了一些:“好吧,论意剑的把握程度,我这个初出茅庐的剑士肯定比你们还差上一些。”

“那是自然,毕竟你可是后辈。”理所应当地点了点头,这个名叫土炮的男子随后用拇指点了点自己造型狰狞的铠甲胸口:“老大愿意将意剑这种东西传授给你,本身就是一种奢侈的结果了,至于你能够领悟多少,那就要看你自己的造化。”

“谢谢诸位的支持。”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良辰美玉将显露出来的一抹眼神隐藏到了自己低头的动作当中:“那么我们接下来应该怎么办?继续清理剩余的敌人?”

“当然,不过这件事现在已经变得不那么重要了。”擦了擦自己的鼻子,土炮的声音变得满不在乎了起来:“仪式已经接近完成,不明所以的他们就算现在闯进去也不可能掀起什么风浪,不过——”

“我对充满了兴趣之人向来无比宽容。”他用诡异的眼神望着青袍剑士的脸:“你看上去对那个女人好像很青睐,如果你自己愿意追上去的话,我可是举双手双脚支持的呢!”

“……我看你纯粹只是想要满足你自己的猎奇心而已。”

安静的清纯少女独自承受的孤独

重重地摇了摇头,良辰美玉随后换上了一脸的正色:“不过既然形势已经如此,那我们也没有理由一直守在这里了,老大之前交待给我们的事情,我们是不是也可以暂时先放一放——”

“我们可以,你不行。”

出口打断了对方的话,土炮将手中的大斧斜跨到了自己的背后:“之前派你去雷德卡尔执行任务的时候,你就有过不服从命令的前科了,所以这一次,你就给我老老实实在一边看着。”

“……这只是我的建议。”沉默了片刻的良辰美玉随后再次低头说道:“不管他们是从什么地方溜进来的,现在塔尼亚内部的形势已经开始变得混乱起来了,只要有玩家开始涌入,这个地方的秘密也迟早会被发现。”

“其实早就已经发现了,只是没有人提到而已。”扛着巨斧的战士随后朝着良辰美玉的背后缓缓走去:“不过为了保险起见,我不反对你继续在这个黑灯瞎火的地方继续挥霍你身为男人的精力。”

“反正我们也不怎么需要你的帮助,不是么?”

他说着这样的话,身影随后也消失在了他背后的隧道黑暗当中,而提着七彩长剑站在原地良久的青袍剑士随后也狠狠地跺了跺自己的脚,然后转身朝着之前雪灵幻冰离开的方向追了过去。寂静的气氛随着最后两道人影的离开而充斥在了原地,半晌之后才被突然落地的墙砖碎片所打破,缓慢走出那面断墙后方的摸鱼侠随后用诡异的眼神望了一眼这片战场残留的左右,最后小心翼翼地将自己的半边身躯显现了出来:“……呼,他们应该走了。”

“没想到会有这么多人在里面……嘿。”同样试探的一双眼神随后出现在了他的背后,名为硕鼠的长枪战士叉着腰大摇大摆地走了出来:“既然这么热闹,这说明我们找对了地方啊!”

“你给我老实一点!”一巴掌扇在了对方的身后,斜跨双剑、一身盗贼装束的玩家随后将这位长枪战士急忙拉到了自己的身后:“我们探查组还没有查明情况,你不要急着露面好不好?记得永远站在我的身后,身后!”

“你们的侦查能力和隐蔽能力的确比我要高一点,这我也愿意承认。”被扯回到洞口里的硕鼠用不屑的目光回头望着队伍的身后:“可是我也不会把自己的性命交给老马这样的家伙啊!”

顺着他的目光,几个人的视线齐齐地落在了队伍最后方的某位玩家的身上,背上背着长弓与箭支的这位玩家随后用惺忪的酒眼望了望自己的前方,然后打了一个大大的酒嗝。一脸无奈地将这位名叫提裆过马的弓箭手手中的酒壶夺了过来,摸鱼侠的目光随后也再度朝向了断裂墙壁显现出来的空洞前方,他仔细而又小心地继续倾听了一阵,然后才发出了自己那刻意压低了的声音:“老牛,前方还有什么其他兆头?”

“如果你指的是魔法反应的话,有很多。”被称为老牛的那名玩家随后显现在了队伍的最后方,看上去无比魁梧的身影上套着的却是一身几乎要被撑裂了的魔法袍:“有土系的魔法波动,还有水系的,风系的……甚至还有本源的。”

“本源的?”摸鱼侠闻声一脸诧异地回过了头:“那是什么?”

“我最近才接触到的一个概念,是最高等级的魔法师才能知晓的东西。”被称为老牛的魁梧魔法师回答的声音依旧充满了瓮声瓮气的感觉:“听说那是一切元素的起始,可以转化为任何魔法元素的那种,无论是使用出来的难度还是使用之后的威力,都要比普通的魔法高很多。”

“也就是说,那里面存在着一个等级很高的魔法师了?”

喃喃自语的声音随后出现在了一段时间的静默之后,摸鱼侠的目光随后落在了还未走出破洞口的某玩家身上:“是不是你之前提到过的那位大魔法师?”

“我怎么知道。”依旧懒散地坐在洞口附近的地面上,被几个人齐齐盯着的陨梦满不在乎地回答道:“反正在我们离开之前,那名大魔法师还未离开帝国调查团的营地,至于现在嘛——”

“以她的本事,瞬间出现在我们面前可不是什么太难的动作。”他朝着两边摊了摊手:“不过这只是一种可能性,我怎么知道前面究竟还有什么。”

“好吧,能把我们带到这个地方,你的贡献就已经足够了。”眼神在这位衣衫褴褛的魔法师身上停留了一阵,摸鱼侠终究还是叹息着说道:“剩下的就是我们与雇主之间的问题了……唔,那个家伙的身上,的确带着一枚魔法圆盘是吧?”

“我只见过他拿出来过几次。”陨梦声音懒散地回答道:“而且那东西肯定已经认主了,就算你们抓得到他,你们也没有办法让他把那样东西交出来。”

“我们兽禽联盟有的是手段。”未等摸鱼侠说出自己的回答,名叫血红剑圣的盗贼就狞笑着甩了甩自己手中的红色剑刃:“我们会逼他作出自己的选择的,若是他敢不听话,那就别怪我们使用非人道的方法了——”

“很好,自信心很足。”用不由自主的两声低笑打断了对方的话,陨梦的表情也开始变得精彩了起来:“我很期待你们的表现,也很期待你们最后的战果。”

“你看起来好像很愉悦。”摸鱼侠斜着眼睛望着对方:“你的目的究竟是什么?”

“我的目的啊……”

视线逐渐变得深沉,缓慢收起视线的陨梦声音低沉地回答道:“事到如今,我也不知道我的目的究竟是什么了,毕竟我想要找的东西是否在这里,我现在也无法确认呢。”

“嘁,整天搞得神神秘秘的。”同样发出了不屑的声音,背着长枪的硕鼠随后不耐烦地走出了破洞的阴影范围:“不管他了,我们走。”

“这个地方应该还有很多地方需要探索,但我们没有多少的时间。”皱着眉头的摸鱼侠随后也带头踏入了这条隧道的范围当中:“根据刚才旁听到的那些信息来看,他们应该也已经早早地深入了这个地方了,如果能够提前完成任务,我们说不定还能挤出更多的时间探索一下。”

“刚才的那几个人——嗝儿,他们早就已经在这里待了很久了吧?”回答他的却是名为提裆过马的弓箭手满脸醉意的面容:“就算这里有什么好东西,大概也早就被他们——嗝儿!”

“你给我闭嘴。”走在前方的硕鼠将自己愤愤不平的声音传了回来:“既然没有什么好的办法,那就让我们大闹一番好了!先把我们与青灵冒险团之间的恩怨解决掉,然后再把刚才那两个人所藏身的地方找出来!”

“刚才那两个家伙可不是什么善类,他们的实力看上去也很强。”血红剑圣却是摇了摇自己的头:“如果正面对上的话,我们或许都不是他们的对手。”

“那又怎么样?我们可是在帝国混得风生水起的大行会了。”

不屑地摇了摇自己的脑袋,长枪战士的身上仿佛泛起了一阵阵不服输的蓝色辉光:“现在我们第一梯队员都在,挑的也是最好的时机,区区自由之翼和岚山,根本不是我们的对手。”

“塔尼亚今日必将腥风血雨。”咬牙切齿的声音朝着黑暗的通道深处缓缓传去,几名兽禽联盟的玩家随后也相继摸向了这片地下区域的中心:“不管今晚有多少人来到这里……”

“我们一定会是最后的赢家。”

轻微的脚步声回荡在略显潮湿的地下区域内,中间还不时夹杂着靴子踏在积水上的时候所发出的吧嗒声,属于雪灵幻冰的身影随后缓缓地浮现在了先前段青曾经到达过的那个路口,呆呆地望着面前刚刚被水冲刷过的地面和看上去新无比的厚重墙壁。努力地压抑着自己的呼吸,身上带着伤痕的她略显迷茫的目光也在自己所在的岔路口左右望了望,最后就像是下定了决心一般咬了咬牙,胡乱选择了其中的一边走了过去:“也不留下一些线索什么的,这让我怎么追得上你啊。”

“只能拼运气了。”她喃喃自语地说道,同时仔细地倾听着自己所选择的这条道路深处的动静:“总不能在这个时候停滞不前啊。”

她扶着自己的剑柄,略带蹒跚的步伐也逐渐地消失在了通往未知深处的通道后方,若有若无的魔法光辉也将她先前与良辰美玉交手时留下的痕迹照得尤为明亮,最后变成了可以将整个通道的内部部显现出来的灯光。脚步声在显示着不知名文字所在的区域处停下了,白发的女剑士随后将视线落在了通道侧面显现出来的另一条宽大台阶的表面,仿佛刚刚升起的通道口此时也将台阶上方的景象遮掩起了半分,使人无法看清这个入口的上方究竟通往什么地方:“这是哪里?”

“有人吗?”

她试探着发出了一声低呼,然后倾听着左右寂静无声的反应缓缓地低下了自己的头,犹豫的脚步随后也在一段时间的观察之后,沿着这道台阶向上迈了出去:“有灰尘,也有新留下的摩擦痕迹。”

“换做是你的话,你也应该会选择这条路的吧。”

就像是先前某个画面的再演,这名扶着剑柄的女剑士沿着台阶的中心拾级而上,集中的警惕眼神也随着前方逐渐显露出来的景象渐渐睁大,最后将一排排座椅与桌柜相互交错的残破画面映入了她的眼帘当中。